韦六

不要尖叫

【彭浩/曹斌】看见

他看见落日,金黄色的云彩,电线拉成五线谱,两只蜻蜓被粘在蛛网上,这些景象在他眼睛里一会儿变得很远,一会儿又完全失焦,一会儿又能清楚的看见蜻蜓还在颤抖的翅膀。

最后的最后他只看见一片红得发黑的天空,家里的夏天,热得人夸张地讲,应该是天上下火了,那他看见的,是大火燃烧之后的灰烬吗?可是他冷,好像小时候过冬的衣服不够厚实。

几年前他离开家,觉得酷暑和严寒应该离他远些了,一开始他绝望,甚至想死,可那么多人也在活,穿着好衣服活,穿着不好的衣服活,健康得活,不健康得活,那么他想,我也要活着。

决定之后才发现想活不想活不是最难的,最难的是活下去,城市像大海,他连个声音都没用就被吞没了,他也没想有自己的声音。挺好的,谁也听不见你呐喊哭叫,产生所有的情绪都不会被人好奇地揣测,如果他也在这出生,那么家里所有吵叫与咒骂都不会被邻居窥测并传遍整个村子。

活下去挺困难,这样比较的话死还显得更容易些容易些,他虽然从家里跑了出来,可心里仍然记得母亲在刚刚得知自己病情时候的表情,以他十几年在平静的村子里的生活经历,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表情,很难形容,而形容起来无非是绝望和不可置信之类的,可也算得上准确。他觉得好像有山就要拔地避天地压过来,巨大的阴影笼罩他,笼罩着他的家。他在这样的阴影里跑来这个亮堂堂的地方,还是想到母亲的脸,他打算尽可能的活下去,即便他不敢回家。

那个叫曹斌的警官第一次见他时,完全是公事公办的表情,只是没持续多长时间。他看见曹警官被一双苍老的手拉住皮夹克哭诉,眼泪滚烫的滴在曹警官手背上,他敏锐的看见年轻的曹警官的手颤了颤,几乎撑不住一个老人的重量,那种接近哀求的哭诉使曹警官碎成玻璃。他想,曹警官被人用沉默的祈求和眼泪敲碎了。

那种疲累而悲悯的眼睛他见过的不多,他可以肯定,曹警官的眼睛是生的最好看的一双。

之后他很留心这个警官,在不知不觉和几次蓄意的跟踪之后,曹警官请他吃饭。一家他从没来过的餐厅,玻璃和灯光都很亮,干净得直发光,是他没见过的,他是在屠宰场工作过的人,吃饭也从不挑地点,根本不像一个病人,可是曹斌那天在夜里看见了他的阴影,于是试图给他一个敞亮的干净的就餐环境。

他没想到跟踪一个警官是多么愚蠢的事,他很坦然,近乎本能,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是跟着看看,看看这样的人每天都做什么,看了几次,他发现,曹斌总爱拧着眉,很多烦心事。

曹斌有些小心翼翼,问他,为什么跟着我,有什么困难吗?看得出他措辞很小心,眼睛里全是善意,像是安抚一只动物。

这下轮到他自己无话说,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解释自己的行为,于是干脆一句话都不说,沉默地吃饭。那天曹斌说了很多,一开始是关于仿制药,后来就扯得很远了,什么都说,声音略有些沙哑,但是非常好听,他看着年轻且意气风发的警官讲这些年遇到的事情,令人心碎的事情。他沉默,曹斌适应他的沉默。

这太难得,很多人见识过他的执拗,没有人会喜欢独自谈天,往往很多时候对方做准备的热情谈话都被自己的冷漠终止。就好像不会有人心甘情愿不求回应的单方面付出,什么事情都是一来一往才有意思。曹警官在这件事上并不在意,他仍然很轻地说话,从饭店出来,走在亮着路的街上,他也还在说。彭浩并不知道其实那天曹斌并没有说太多的话,只是有些话一只回荡在他脑袋里,好像一只扣门的手,反复敲击出一种音色而导致的幻听。

这以后曹斌时常来找他吃饭,他不在工厂的门口等自己,而是在工厂对面的街道的尽头,那有两棵大树,他在那等。彭浩心里有些清楚,曹警官总来找他吃饭是为了什么,为了从印度来的那些药。可他还是每天跑出去,看看大树底下有没有一个影子,程勇哥看了几天,促狭着问他,“我艹,黄毛,你他妈发春了啊!”彭浩转过头,才发现自己的嘴角上扬的撂不下来。“好事啊!”程勇把烟掐灭,很欣慰地笑了。彭浩有些话想说,可只是在喉咙里滚了滚,他想说他哪有那个资格啊,可这样说出来勇哥一定不开心,而且勇哥要是知道他天天跟着他小舅子出去吃饭……彭浩摇了摇头,奔着树底下的身影去了。

他跑向街尽头的大树,跑向年轻的曹警官,好像跑进一个干净的无畏的警官怀里。

曹斌猝不及防地被黄毛当街抱住,很快又被松开,“曹警官,今天吃什么啊?”彭浩喜欢落人一小步走,一开始曹斌有些不习惯,后来发现他怎么调整步伐,彭浩都很固执的跟在他后面。“有一家新开的火锅店,同事说挺好的。”曹斌也挺开心,慢悠悠地乐。“曹警官,我请你吃饭,你教我开车吧!”彭浩听起来更开心,尾音飘得老高。

“行啊!”

树影和黄昏时的阳光铺在彭浩脸上,街边的小店开始忙活,客人坐在外边,热闹地吵嚷着,前面曹警官的背影挺拔肩很宽,新剪了头发,露出一个挺规整的后脑勺。彭浩的脚步有些雀跃,你看活着多好。虽然他一直不承认,但是他知道。



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彭浩想都没想就启动了车,他记得勇哥不耐烦的教过他,和曹警官过于耐心的叮嘱。他开着车冲出去的时候想,不管怎么着不能让勇哥有事,在他正以为能赢自己的命的时候,他得意的回头,看见曹警官被车灯照得苍白的脸。那一瞬间他好像在曹警官身上看见了他母亲。那座大山从来没移动过,现在,终于要压下来了……

他模模糊糊能感觉到曹警官失控地冲出来抱起他,眼泪滴在他脸上,他想伸手摸摸警官的脸,告诉他别哭,别害怕。后来他放弃了,他像泄了气的气球,彻底摊在曹警官的怀里。他想说,你别着急,你总是皱眉,难道你能拯救所有人吗?彭浩想到这,忽然有些绝望,他是曹警官想拯救的人之一,可是他死在了他面前,这种心情他还没来得及体会就彻底陷进黑暗里。

蜻蜓落在蛛网上,暮色四合,他站在园子的中心看见他的父母,看见勇哥掐灭了烟之后的若有所思,看见走在他面前的曹警官弯起的嘴角……